發布日期:2019年05月16日

「整宮制」,就是黃道十二星座,古稱黃道十二宮,與北半球節氣息息相關,是季節的記號,是曆法的淵源之一,是占星學立論背景與根本,是四元素、四質料、主相位與廟旺弱陷等先天尊貴之架構與邏輯的由來,如果以「建築」來比喻,它是那塊土地,而非地上建物,所以,我們不可能在沒有土地的地方討論上面的房子長什麼樣子,或是討論該如何搭建房子,也所以,「整宮制」它不可能被摒棄;

然而,它雖然不可能被摒棄,卻也無法去充分解釋每個人命運的差異,更重要一點,它並未如實反映觀星者所看見的天空狀態,這是兩千年來宮位系統被不斷改良的根本原因。

占星學中雖然依春分點將黃道等分12星座,但卻不代表每個星座的時間長度是等長的。因地球自轉軸傾斜23度半之故,依據地理緯度的不同,星座通過上升點的赤經時間長度也不同,這樣的差異,促成地球上不同地點的兩個人,在同一時刻所看見的行星,其相對方位與高度都不同

(下圖引用自NA101課程)

關於赤經時間長度不同的這件事,在西元前二世紀以前就已經得到當時天文學家的關注,進而在希臘化時期促成許多占星技法的誕生,例如赤經時間法 (Ascensional Times of the Signs)、界主行運法(Circumblations)、主限推運法(Primary)等,也間接促成象限宮位制的誕生。


 

象限宮位制的星圖,它的上中天MC正是你出生地的經度線,從ASC到MC的日間半弧(Diurnal Semi-Arc)正是以赤經時間來衡量在你出生當天,太陽從ASC上升到該地所見「最高高度」的時間長度;

而占星學中,宮位執掌事項的定義,其實就是從太陽東昇西降的周日運動而來,因此,將MC校準在星圖中十宮始點的位置,才能以「最高高度」的自然現象來解釋為何十宮是執掌最高自我實現(事業)的強勢宮位,而為何八宮是象徵死亡與無力的宮位,因為當太陽走到象限八宮時,太陽因照射角度的改變,溫度已經衰減、並且即將成為夕陽,這一切都是依據自然現象所定義,且讓我以前一集Michelle Mono的案例來說明。

在整宮制的星圖中,她的MC位在十一宮,依照原本的自然現象來說,當太陽通過那個點之後,溫度就開始走向極致、然後衰減,但是,在她整宮制的星圖中,那衰減的段落就會剛好守護她的十宮事業宮,換句話說,整宮宮位的定義就會與自然現象呈現進程不相符的狀態

曾有占星師提出整宮制星圖中的MC位在十一宮時,暗示當事者傾向投入十一宮所職掌的朋友、團體與組織事務,這個說法雖然並非毫無驗證之處,但請容許我提出的疑問是:那麼,出生在接近赤道0度的人,是否九成以上都只重視10宮事業呢?又或者說,宮位系統的目的僅僅只是為了觀察MC落在7-8-9-10-11-12哪一宮,因而可以不惜「削足適履」、「殺雞取卵」、「捨本逐末」?

且讓我再以Michelle Mono的案例指出,在她整宮制的星圖當中,會讓人錯亂地以為木星位在東南方,若以象限宮位制來看,就能清楚觀察到木星其實是位在頭頂上方,南南西的位置,而天秤座星群其實是出現在西方的天空,最趨近實際觀測時,所見到的天象與行星的方位。

接著,從這裡可以延伸說明的是,從蘇美時期開始,「西方」就已被視為是觀測鄰國或戰事敵人的象徵,簡而言之就是「與他人的關係」;而在埃及文明中,西方是太陽神即將死亡的方位,從太陽喜樂於九宮卻「遠行」、到八宮的「地獄之門」、到七宮的「審判」、「公開的敵人」…從這些文明交粹後所留下的宮位意義來看,行星究竟位在東西南北哪一方是不是很重要呢?(當然重要)


 

談到這裡,也突然想起曾有占星師以高魁林(Gauquelin)的火星統計結果來提出一種看法,他認為整宮制或許可以解釋為何象限九與象限十二的分佈會特別顯著,但是,這樣的想法是否真的可行呢?且讓我們進一步思考看看。

關於高魁林的統計結果,讓我們暫時把統計學界提出的質疑與爭議放一邊,只單純去想「如果高魁林統計結果為肯定,其結果是否適合被用來佐證整宮制」?

整宮制最叫人疑問的地方在於無論上升點位在星座0度1分或是29度59分,都會被納入第一宮來解釋,但是,若要將高魁林統計結果用來佐證整宮制,其樣本資料的ASC必須集中在星座10-29度之間才可能實現;

但假使,高魁林的樣本資料都是集中在星座10-29度,那麼將衍生一個很大的問題是-因資料樣本不符合30度區間的隨機性,故高魁林的統計結果本身將被視為無效。

所以,不知道你是否也想到了這當中的矛盾之處呢?


寫到這裡,舉了這麼多說明的用意並非「反對整宮制」。整宮制有其價值,但並非宮位系統中唯一有價值的。

星圖的目的是為了記錄天象,是占星師的工具,為了追求精確、朝向所見即所得的革新發展趨勢是永遠不會停止的。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象限宮位制所顯示的星圖,就像是個人所擁有的一座360度透明球體太空艙,它已經校準好太空艙的前(MC)、後(IC)、左(ASC)、右(DSC),所以請無需懷疑糾結、或流連可惜於「艙外」的黃道星座景象是不是自己所想要的,倘若還是很糾結,不妨問自己是生活在地球或是太陽(註1),然後給自己一點時間去接受這項事實,相信之後就能開始真正地深入問題核心,問對問題、理解差異,取其精隨。


 

總結來說,整宮制的優勢在於判斷先天狀態,特別是行星彼此之間在黃道上的吉凶互動與星座相位,但象限宮位制的優勢在於如實呈現當事人出生當下的星空,在占星解釋上更趨近當事者於世俗世界中的主觀經驗,若以抽象的話來描述,整宮制或許可以看到一個人的天賦潛能與可能性,但象限宮位制則可以觀察到是否有後天的環境得以發揮與如何演化,又或者該天賦發揮到哪一個後天世俗的領域中。

附註(1):只有生活在太陽上,就視覺上,才可能定義並看見完美12等分,並且星座上升時間等長的十二星座。

以上內容原刊登於NCGR台灣分會臉書,特收錄於此以便讀者回查細讀

作者:瑪碁斯(Maki S. Zhai)

智者星象學院院長,美國NCGR占星研究協會 台灣分會創會會長,同時也是,華人首位取得C.A., NCGR- PAA最高位階專業認證占星師 ,並積極推動NCGR-PAA專業占星師認證輔導。

美國開普勒占星學院畢,Jim Lewis A*C*G地理換置專業認證占星師,全時專職專攻占星學及占星諮詢十五年,主要從古典占星、現代占星與靈魂占星三個面向,萃取出對個案內在成長與生涯規劃最具實用性的輔導建言,擅長出生時間校正、地理換置占星、職涯占星、中世紀擇時,同時致力於推動「理性思辨、實務驗證」的學術精神。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