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布日期:2019年04月18日

星圖裡的12宮位(Houses)尤如一棟房子裡的12個房間,這12個房間可以多大多小,多少會受到梁柱結構的影響,無論是出生盤、卜卦盤或事件盤,也會因為宮位系統(House Systems)的選用, 或稱宮位制 的選用,而產出截然不同的宮主星飛佈以及解讀上的差異。

舉例,我曾經接過略有占星背景的客人,他會糾結在自己的某顆行星究竟應該判斷是位在象限宮位系統(Quadrant House systems)的八宮?還是 整宮制(Whole Sign Houses) 的九宮?糾結在某顆吉星位在象限十二宮實在好可惜,若用整宮制就會納入一宮…

再舉例近日的另一個例子- 聖母院大火事件盤若暫且將事件發生的時間資訊問題放一邊,而同樣以第一次警報器鳴響的當地時間18:20、並且各自選普拉希德斯(Placidus)宮位制與阿卡比特制(Alcabitus)宮位制來做比較的話,立即就能觀察到P盤裡的九宮主為入旺的金星,象徵「聖母」,而A盤裡的九宮主為落陷的水星,象徵「幽魂」,如此,即使這兩個宮位制都列屬象限宮位系統,也會因為計算方法的不同而出現不同的宮主星,進而在解析與描繪上發生分歧。

那麼,假使這不是一張事件盤,而是某人的出生星圖,P盤占星師與A盤占星師各自為這人做生時校正(Rectification)的話,又會發生什麼樣的事呢?

巴黎聖母院大火事件盤

所以,「宮位系統」或說「宮位制」其實是非常大的命題,它無法單單以自我安慰的角度去迴避應當涉略的天球座標系統;它不是追星商品也不是信仰,無法單以「某位大師如是說」就決定哪個宮位系統比較好;它無法停留在引經據典的爭論中來強化選用的合理性;

有些占星師或許因為象限宮位制在對應高緯度星盤時,會出現宮位極度扭曲的現象,因為「怕麻煩」而選用整宮制或等宮制(Equal Houses),但顯而易見的,「怕麻煩」也不算是理性與科學的理由;

而另一方面,有些占星師會不假思索地說「我覺得用這宮位制比較準所以選用它」,而忘了所謂的「比較準」是需要何等驗證手法與數據來支持…;

總而言之,如此重要的命題最後卻經常成了業界裡丟來拋去的燙手山竽,而為了避免衝突,只好經常以「相互尊重的社交方式」了結,又即使是我自己,縱有千言萬語,也不是短短一篇的貼文就能道盡…,所以,也只能在這裡略分幾集,粗淺分享一下個人的看法。


 

在宮位系統的選用上,無論是諮詢或教學,我兼用兩種宮位制:普拉希德斯宮位制與整宮制。

由於整宮制很容易就能夠被觀察出來,所以在產出星圖時,我使用普拉希德斯宮位制。

選用普拉希德斯宮位制的原因,並非它是近代泛用率最高的宮位系統,而是著眼在它所反映的,最趨近觀星者所在位置所能見的太陽路徑( 黃道)、時間軌跡以及行星與觀測者的相對位置;

而兼用整宮制的理由,則是著眼在 行星先天黃道十二宮的尊貴狀態、相對位置以及相應的古典技法

 


 

在我研習占星的生涯中,經常會問外師幾個關於宮位系統的問題:(1)使用哪一種宮位系統?(2)為什麼? 但是截至目前為止,只有一位外師的回答讓我徹底心悅臣服…

你們猜猜「他」或「她」是誰呢?
答案將在下一篇貼文分曉。

以上內容原刊登於NCGR台灣分會臉書,特收錄於此以便讀者回查細讀

FB第一集(2019年04月18日) |FB第二集(2019年04月22日 |FB第三集(2019年05月10日) FB第四集(2019年05月16日)

作者:瑪碁斯(Maki S. Zhai)

智者星象學院院長,美國NCGR占星研究協會 台灣分會創會會長,同時也是,華人首位取得C.A., NCGR- PAA最高位階專業認證占星師 ,並積極推動NCGR-PAA專業占星師認證輔導。

美國開普勒占星學院畢,Jim Lewis A*C*G地理換置專業認證占星師,全時專職專攻占星學及占星諮詢十五年,主要從古典占星、現代占星與靈魂占星三個面向,萃取出對個案內在成長與生涯規劃最具實用性的輔導建言,擅長出生時間校正、地理換置占星、職涯占星、中世紀擇時,同時致力於推動「理性思辨、實務驗證」的學術精神。

 

Newsletter